名家视点 | 丁肇中:父母从不要求我拿100分

    chenbaozuowen 发布于 2016-02-03 19:58

丁肇中美籍华裔物理学家,现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,曾获得197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。他曾发现一种新的基本粒子,并以物理文献中习惯用来表示电磁流的拉丁字母“J”将那种新粒子命名为“J粒子”。

 

可是,这样一位获得过如此成就的物理学家却说,我不是天才。“在12岁以前,我还没上学呢!”

 

究竟是怎样的教育培养让他最终走向成功呢?他又是如何培养自己的孩子呢?上海升学今天与你分享丁先生在《国际空间站上的AMS实验》学术报告中的讲话。

 

 


 

 

培养孩子的兴趣比100分更重要

 

 

念小学时,我们学校是所大学附属小学,妈妈是那所大学的校长。小学的教师全是妈妈的学生,谁都不管我,爸爸妈妈也不怎么管我。

 

当时,我对上学没有兴趣。到学校看看,不喜欢我就走掉了。到哪儿去?到池塘游泳,到河边捉虾,四处游荡。那时,正是抗日战争时期,我与其他小朋友一样,生活在十分艰难的环境下。

 

我的父母都是教授,都是科学家。家里进进出出的都是科学家,再加上从小父母就把牛顿、爱因斯坦的故事讲给我听,耳濡目染,我对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可以说,是兴趣把我牵引到国际科学的“峰巅”。

 


丁肇中母亲王隽英

 

1936年1月27日,母亲在美国亚柏尔大学医院生下了我。本来,母亲王隽英当时只是陪父亲丁观海到美国进行学术访问,没想到我提早来到人间。根据美国法律的规定,凡是在美国国土上出生的婴儿,不论他父母的种族、国籍,都能自动取得美国国籍,所以我也不例外。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 

母亲当时刚获得儿童心理学硕士学位,父亲是研究土木工程学的,他们都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基础。父亲的家族在山东日照市涛雒镇,是远近闻名的书香世家,我的祖父肄业于上海复旦大学。母亲则是那个时代极为少见的女知识分子。母亲与父亲青梅竹马,两人都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读研究生,可谓志同道合、比翼齐飞。

 

生下我两个月后,父母亲就带着我回到中国,他们希望用自己的所学为祖国效力。没想到,1937年,震惊中外的“七·七事变”爆发,父母就带着我开始了颠沛流离的逃难生活。从青岛到南京,再到安徽芜湖,再到上海、武汉,最后到达重庆。父亲联系到重庆大学工作,母亲也受聘于西南教育学院,全家终于安顿下来。

 

在迁徙与不安中,我长到了7岁,进入重庆的一所小学就读。由于当时战云弥漫、空袭不断,我的学习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第一天上学,空袭的警报就响了。学校为了安全起见,宣布放假一天,当天的学习就这样流产了。后来的学习也因为这些原因时断时续,一个月上不了几天课,无奈之下,父母决定让我离开学校,待在家里,他们自己来教我。白天,父母在大学里教书,就让我在家复习功课、做作业;晚上回家后,父母检查与批改我的作业,然后教给我新的功课,如此循环往复。

 


年幼丁肇中和父母合影

 

母亲是儿童心理学的教授,她很善于把握我的心理,并将知识轻松地传授给我。与父亲的教育相比,我比较喜欢母亲的教育方法,可以说,我小学的教育,多半都是母亲教授的。

 

虽然母亲教给我知识,可是从不要求我去考100分,因为她明白100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意义。而培养孩子学习的兴趣、培养孩子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精神才是关键。这一点,对我以后的学习和研究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 

若干年以后,一有人问起我对战争的感想,我总是风趣地说:“它的好处是,我可以不必上学了。”

 

抗战胜利后,我们一家回到青岛。父亲把我送到德国修女办的一所非常严格的天主教学校上课。因为此前我从没受过正规教育,我原来对学校也没有什么兴趣,所以在天主教学校,我的学习遇到了很大困难。

 

非常感激的是,我的父母从来不责怪我,他们不像许多中国父母那样强求孩子在学校中拿到好分数。父母反而常常带我去看京剧、看电影。

 

1948年,我和弟弟都得了重病,父母果断地花费了他们的全部积蓄,购买当时刚刚出现的新药——盘尼西林。如果他们不那样做,我和弟弟当时可能就不能幸存下来。

 

在以后的几十年中,我在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,可惜母亲很早就去世了,没有看到我取得成果的日子。父亲很高兴参加了我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。

 

那是1976年10月21日,我在纽约的机场给父亲打长途电话,告诉父亲自己获奖了,还想让父亲一同前往瑞典。父亲在电话里激动不已,却推托说:“得花不少的旅费,我就不去了吧。”

 

我立即劝父亲:“旅费由我来解决,只要您能去,我就高兴了。”

 

父亲终于爽快地答应了。我知道,搞科学研究的人,该多么向往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啊。

 

总之,我很感激我的父母,是他们把我引进了科学的大门。他们是我一生的良师益友。

 

现在,我不强迫孩子读书。可是我的弟弟妹妹全都望子成龙,担心孩子学不好,替孩子计划好一切。

 

其实,孩子在学校考第一不代表什么,至少,在我认识的科学家当中,都不是年年拿第一的好学生,我更不曾考过第一名。

 

 

父母从没有告诉我应该考第几

 

 

Q:在中国,您觉得应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培养出像您这样有国际影响的,或者说诺贝尔奖得主那样的科学家呢?

 

丁:我在美国出生,之后先是开始在台湾念书的。我觉得我的父母唯一与别人的父母不同的地方就是:我考多少分,他们都支持我。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应该考第几名,也没有定下什么标准。我觉得这一点是很重要的。至少我所认识的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人当中,很少有人考第一的。我觉得考试只是考人家已经做过的东西。了解前人的东西是很重要,但这并不代表你有创造的能力。

 

不要求太多只要孩子快乐就好

 

 

Q:中国的父母可能是世界上最紧张孩子教育和成才的父母,他们常常为孩子安排学这学那,您对此有什么建议吗?

 

丁:我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我也没有要求他们考试成绩要怎么样,只是让他们根据自己的爱好来发展,我不会太多地要求他们什么,只要他们快乐就好。我的两个女儿从小就跟我到实验室,对里面的仪器也很熟悉。可是长大后,却坚决不学物理,说老是不在家,太忙了。老大后来学了生物,老二学了人文科学。我也很支持她们的兴趣爱好。老三,也就是最小的儿子,才17岁,目前正在选择大学。

 

 

向上
98 人点赞了

分享到

更多信息

敬请搜索关注新闻晨报教育官方微信“上海升学”(ID:shanghaishengxu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