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工智能浪头打来,什么教育让孩子立于不败之地?这位美国名校长在上海给出答案!

    shanghaishengxue 发布于 2017-10-21 16:37

人工智能的浪头凶猛袭来,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正在被机器人取代。在此之际,强调经典阅读与自由思辨的博雅教育(liberal education),是否已成为明日黄花?

“恰恰相反,现在提倡博雅教育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!”近日,在个人专著《超越大学:博雅教育何以重要》中译版上海首发式上,美国维思大学(Wesleyan University,旧译卫斯理安大学)校长迈克尔·罗斯斩钉截铁地回应。 

  • “博雅教育到底是怎样的教育?

  • 美国版博雅教育致力于教出怎样的学生?

  • 为什么更加职业化的教育反而会害了现在的孩子?

  • 中国留学生在维思大学表现如何?

让我们听听这所拥有180余年悠久历史的美国著名文理学院的校长怎么说!

 

 

困惑:到底该把什么教给今天的孩子?

10月19日,全球科学界顶级刊物《自然》(Nature)出版了最新一期。这期以“工作的未来”为主题的特刊,发布了一则爆炸性消息:让李世石认输、柯洁落泪的AlphaGo遭遇惨败:在新一轮“机-机”围棋大战中,没有任何人类信息输入、完全依靠机器自主学习的AlphaGo Zero,以100:0狂胜它的“前任”AlphaGo。

许多人一边在朋友圈刷屏分享,一边独自黯然思忖:我们会不会成为“多余的人”?

“当人工智能把许多人挤出工作岗位时,我们必须建立新的经济、社会与教育系统。”以《人类简史》一书风靡全球的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·赫拉利在这期特刊上写道,“到2050年,别说‘终身的工作’了,恐怕‘终身的专业’也会变得不合时宜。到底要把什么教给孩子和大学生们,将会变得越来越无法预测。”

“一个巨大的‘无用阶级’或将浮现,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岗位的绝对缺乏,另一方面则是源于教育相关性与智力灵活度的缺乏。”这位“网红教授”如此断言。

 

警示:教孩子职业技能,反而害了他们!

赫拉利教授的洞察不乏灼见,罗斯校长若是读了,或许也会引为知音。唯独对于提高教育与职业的“相关性”这条建议,他一定不会赞同。

2007年6月,迈克尔·罗斯返回母校就任第16任校长,这本《超越大学》也就起笔于那时。次年,全球金融危机开始露出狰狞的獠牙。

“每当严重的经济衰退或社会经历重大变化之际,就会有人放声大喊:我们的孩子承受不起这样广博的高等教育了,多来点更加专门化的、实际的、直接的职业训练吧!”身为历史学教授,罗斯校长对这样的声音毫不意外。他发现,这类论战甚至可以上溯至美利坚建国之初,至今仍不时“返潮”。

对此,罗斯校长“霸气顶回”:在经济被科技深度影响、社会加速度变化的当下,相比父辈,这一代孩子们注定面临许多不同的工作与技能。如果高等教育变得狭窄而专门化,只是紧扣某一种职业,那倒反而害了孩子!

他在知名网络媒体《赫芬顿邮报》(HuffPost)上写道:“没错,当一个人从大学毕业时,他应该有能力找到不错的工作。但是,你的第一份工作很有可能是你一辈子最差的工作,你的大学时光当然不能只为这个‘入口’而准备。” 

 

解密:这才是美国版博雅教育!

什么是“博雅教育”?在罗斯校长看来,这是一种“将一个人如何作为‘全人’进行学习的哲学传统和修辞传统结合起来的教育”

相比更富精英主义色彩、“为学而学”的欧陆传统,美式博雅教育更为“入世”,更加看重学生毕业之后“超越校园”的影响。也就是说,当学生接受了这种教育后,如何对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拥有强大的解决能力,最终从重塑自我到改造社会。

“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和校长,当看到毕业生们在各个不同领域发奋工作,充满激情,拥有满足感,能够发现工作的意义而非无奈地为稻梁谋时,我就十分欣慰。”罗斯校长说。

换言之,美式博雅教育不会要求学生终日埋首于经典的故纸堆里,也从未站在职业的对立面,“美国博雅教育的传统比纯粹的反职业教育论的根基要坚实得多。”它毫不避讳实用性,不过,“要激发这种实用性所蕴含的的能量,必须通过一种广博而灵活的教育。”

他在答《大西洋月刊》(The Atlantic)记者问时这样阐述:“一座推崇博雅教育的学府,并非聚集一大批讲授经典巨著的教授,却把经济学教授拒之门外。它应该是这样的一所学校,其教学是为了拓宽学生们的观点光谱,而非窄化到某些特殊问题。”

比如在维思大学,他甚至把工程学也纳入博雅教育的框架,作为锻炼学生思考和问题解决能力的内容。“尽管我遇到了一些抵制,但工程学真的可以成为博雅教育的一部分,就像你也可以把它当做纯粹的技术训练来教一样。”

 

榜样:博雅教育就该教出这样的学生

美式“博雅教育”到底要培养怎样的学生?罗斯校长以几位维思大学校友的经历揭示答案:

戴安娜·法莱,摩根大通研究所创始主席和首席执行官。

这位来自哥伦比亚的国际学生,在维思大学学的是社会研究,这个跨学科项目融合了经济学、哲学和政治科学(PPE)。她在大学期间涉猎广博,甚至在戏剧、音乐课堂上也可以看见她的身影。

毕业后,她先后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、奥巴马政府经济委员会工作。跨学科的学术训练和跨领域的工作经历,使得她从海量数据中不仅可以洞见消费者行为的轨迹,还致力于发现改善公共治理的良方。

约书亚·博格,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福泰制药(Vertex)创始人。

他在维思大学获得化学和哲学双学位,在哈佛大学获得化学博士学位,毕业后先赴药业巨头默克公司从事研发工作,十年后创办了自己的制药公司。

在突破性新药上市前,福泰制药连续亏损了十多年,校董会上大家调侃他:老兄,你都亏得血本无归了吧?他却十分淡定:研究有进展,我们要耐心。当重磅新药终于上市后,他和投资人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回报,也为人类健康事业作出了贡献。

约翰·希肯卢伯,美国科罗拉多州现任州长

他在维思大学获得英语文学本科和地质学硕士学位。不过,大学时代的他可不是个模范生,所作所为甚至还惊动过警察。

毕业后,他先在石油公司从事地质勘探工作,几年后因行业不景气被裁员。随后,他创业开起了酿酒坊,取得巨大成功。接着,他一脚踏入政界,先后当选为丹佛市长和科罗拉多州州长,而且均成功连任。

这三位校友身上有哪些共通点?罗斯校长分析,维思大学的博雅教育在他们身上打下三个烙印:

首先,他们都具备扎实的知识与技能,能够在本职领域站稳脚跟。

其次,他们都拥有跨领域的思考力和行动力,能够看见别人看不见的联结与关系,统筹协调别人无力处理的事务或资源。

最后,他们都充满突破常规与传统的勇气,没有“局限在一个盒子里,而是在充满复杂性与开放性的世界中,不断发现人生的意义与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案。

这正是在一个高速变化的时代,我们更加需要博雅教育的原因所在。

 

点赞:中国留学生表现很不错!

近年来,维思大学校园里的“中国面孔”数量越来越多。以上海为例,今年复旦附中、平和学校和世界外国语中学等校均有毕业生成功申请维思大学。那么,中国孩子在维思大学表现如何?

“每次领奖的队伍中,我总能发现不少中国学生!”罗斯校长不吝称赞。这学期,他所教授的大一课程《善与恶》上就有几位中国学生。他发现,中国学生满怀求知欲和好奇心,学习非常用功,学术水平也很高,甚至可以站起来挑战教授。

 

注:本文系作者原创,现场照片由主办方提供,学校配图引自维思大学校园网,转载请联系授权,授权转载请标注出自“上海升学”微信(ID:shanghaishengxue ),侵权必究。

向上
4 人点赞了

分享到

更多信息

敬请搜索关注新闻晨报教育官方微信“上海升学”(ID:shanghaishengxue)